戚少商话到嘴边,才想起他与息红泪的关系早已不同往常。

  及时反应过来的戚少商匆忙改了口,可听起来多多少少还是有些不自然。息红泪面色微变,缓缓低下了螓首。赫连春水则是面露一丝不愉之色,说不上可能还有几分小委屈。

  “在遇到息姑娘之后,她向我说明了来意,我便与息姑娘一同去见了雷兄,然后商议了今日离京之事。”改口之后,戚少商也没多犹豫,直接继续说道:“本来是想昨晚直接离开,但是在回神侯府的路上,我遭遇了一场伏击,为了避免出什么闪失,所以才决定今天白天出发。”

  “而后,就是上午一桩又一桩的误会了。”

  说到这里的时候,戚少商苦笑了起来“我本是秘密离开,所以只给诸葛先生留下了一封书信。同时,由雷兄手下的人在神侯府前门故作姿态,吸引视线,我从后门悄悄离开,去和雷兄以及息姑娘汇合。可是谁知道今日正赶上无情和冷血两位先生回京。冷血先生发现了雷兄手下人鬼鬼祟祟的守在神侯府门口,上前问话,却被雷兄手下的人当成了来刺杀我的刺客,两边就这么打了起来。”

  “而我与雷兄、息姑娘则是刚出神侯府后门没多远,就遇到了刺客。好不容易杀了刺客,却又被六扇门的人看到了,要带我们回六扇门问话。我们里外都有接应的人等着我们的信号,自然不可能真的跟六扇门的人回去,几经解释又不听,无奈之下,只能大打出手。”

  “再后来,无情、冷血二位解决掉了雷兄的部分手下,不知怎的就跑到了那小醉虾酒楼那边,与赫连小侯爷对上了。雷兄手下的探子看到了他们带人去往小醉虾酒楼的一幕,便在见到我们之后告诉了我们。然后,息姑娘就率先……过去解救赫连小侯爷了。我和雷兄当然不能看息姑娘和赫连小侯爷有危险而见死不救,所以就也带着人赶了过去。”

  “事情始末,大致就是这样了。”

  “如此说来,你们之间都是误会了?”木小九微微点了点头“那,你来我府上登门拜访的用意是什么?”

  戚少商深吸了一口气,然后解下了背后的长条布包,双手呈给了木小九“木王爷,此次种种事情,皆是由此剑而起。戚某素闻木王爷为人重情重义,恳请木王爷能够施以援手,帮我一把。若王爷能够查明真相,解决此事,为我连云寨众多兄弟报仇雪恨。从今往后,戚某甘愿为王爷做马前卒,水里水里去,火里火里去,但凭驱使,绝无二话。”

  木小九看着戚少商,只觉得有些无语,怎么这帮人一个二个的都是动不动就什么马前卒啊、但凭驱使啊的。风四娘如此,戚少商还是如此。

  日哦,你们给老子当马前卒,问过老子需要了吗?

  “马前卒什么的,你自己想想就好,以后别提了。”木小九一边说着,一边摆了摆手“关于这把剑,你问来龙去脉,我也不是很清楚,不过帮你解决这件事,只不过是小事一桩罢了。所以,你重新考虑考虑,我不需要马前卒,你还有什么能摆的上台面的筹码吗?”

  “筹码”两字一出,除了南羽星、雷卷和无情三人以外,整个前厅里的所有人都齐刷刷的看向了木小九。

  “筹码”是什么意思?筹码的意思就是,这是一桩赤裸裸的交易。

  虽说这件事本来就是交易,但是好歹有面上层层的皮披着,没有那么赤裸。看起来只是戚少商有难,木小九仗义出手,而后戚少商感恩于心,甘愿为木小九所用,以此报恩。

  可是木小九说出了“筹码”两个字,这件事看起来,就变成了赤裸裸的交易,肮脏,丑恶,难看。最少对于很多“江湖儿女”来说,是这样的。

  戚少商起价,木小九不满意,于是抬了一个价格。

  “我还以为名满天下的桃花岛主木小九是何等的英雄人物,今日一见,浪得虚名,滥杀无辜不说,连做人都是一副丑恶的商人嘴……”

  “啪!”

  一个清脆的巴掌声传来,生生打断了赫连春水那段还没说完的话。

  赫连春水捂着脸,目瞪口呆的看着木小九。

  “你的那些小聪明,不要拿到这里来用。”木小九瞥了赫连春水一眼,然后又重新看向了戚少商“我说的直白一点,马前卒,我不需要,你那点三脚猫的轻功,未必能追的上我那匹马。”

  戚少商看着木小九,他觉得木小九这话是对他的侮辱,最少,是对他武功的侮辱。可是不知道为什么,他却又本能的感觉到,木小九是在说实话。

  至少木小九的语气中,不带轻蔑,不带侮辱,而是那种简简单单的,就在陈述一个事实。

  “在下……在下如今身无长物,连云寨也已经……实不相瞒,若是王爷瞧不上在下的这条性命,那在下,也实在没什么拿得出手的了。”戚少商也不知道自己是该羞愧,还是该羞恼。

  老实说,打从心眼里讲,他这会儿的心情有些沉痛。

  原来,不知不觉间,他戚少商已经落到了这步田地了吗?

  “羽星,带着戚先生去一趟藏书楼,让他把那把逆水寒剑给木华看看。”木小九摇了摇头,开口对南羽星说道。

  南羽星站起身来,对着木小九行了一礼,然后便转向了戚少商“戚大侠,这边请。”

  戚少商有些发懵的跟着南羽星亦步亦趋的走了出去。

  这算什么?木王爷这是……答应帮我出手了?可是……我明明没有给出什么有意义的筹码啊……

  待到南羽星领着戚少商走出前厅之后,无情犹豫了一下,最终还是开口说道:“其实,戚少商这个人,能力很不错。如今大概是身受重伤,心情悲痛,重重原因如同迷障一般,让他看不清东西,所以才会显得如此……呆板。”

  无情想了想,然后选择了“呆板”这个词。

  :。:

欢迎大家访问:毛豆书屋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mdshu.com/book/57205/1118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