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父王!”敖泠鸢惊讶的喊道,随即就想上前,却被陈一凡一把拦了下来。

  “听闻龙母病逝,我们特意为此事回来,先带我们去看龙母吧!”陈一凡对龙王说道。

  龙王眯了眯眼睛,本想为难陈一凡,但转念一想,想他先前还在龙宫的时候,这家伙没少来龙宫,与龙王也是熟识。

  要是自己忽然表现得跟平常的龙王不一样,那恐怕会被他认出来。

  主人说了,如今的自己,也还不是他的对手。

  龙王点点头,故作一脸悲伤的模样,叹道:“唉!鸳儿,你回来得晚啊!龙母离开前,就一直念叨着,想再见你一面。”

  陈一凡皱起了眉头,虽然不知道面前这龙王是谁,可真不是个好东西。

  这话,分明是为了引起敖泠鸢的自责,刻意说给她听的。

  偏偏,这傻姑娘平时那聪明劲儿又没了,听到龙王这么一说,忍都忍不住,眼珠子啪嗒啪嗒就掉下来了,哽咽道:“我这就去见娘娘。”

  龙王将两人带到灵堂,因为龙都尸身过大,龙王将之化为人形,装在棺材里。

  陈一凡看着那具棺材,瞥了龙王一眼道:“你们不是龙吗?怎么也用人的棺材?”

  “不如以龙的丧礼而行,死了还得以人身入葬,未免,不太妥当。”

  敖泠鸢闻言,也看向龙王。

  龙王心中暗恨,好伶俐的小子。

  龙族确实惯以龙族的葬礼入葬,不需棺材。

  但,龙母是他杀的,身上有剑伤,对高手来说,一眼就看得出来,那才是致命伤。

  他又怎敢把龙母的尸体暴露出来?

  “咳,水晶宫中,地势不足,只能先暂且以人礼停尸,待举宴安葬,则恢复龙礼。”龙王解释道。

  陈一凡为龙母上了一柱香,而敖泠鸢心中自责,没能见到龙母最后一面,不止上了香,跪在棺前,还要在这里守孝。

  陈一凡规劝不得,也只能由得她。

  龙王在停留片刻后,以丧事还需他进行操持为由,借口离开了。

  “那小子,果然厉害!”

  “他不会怀疑我了吧?”

  “不可能!主人说了,此夺魂之法,在鸿蒙当中属上乘禁法,就算是他,恐怕也看不破。”

  “该死,他跟鸳儿形影不离,我该怎么下手呢?”

  龙王一边快步走着,一边皱着眉头念念叨叨。

  “得先分开他们才行!”龙王沉声道。

  他是要拿敖泠鸢威胁陈一凡的,为什么要用这种方法呢?

  当然是因为打不过。

  要是陈一凡一直跟敖泠鸢在一起,他哪儿有什么机会。

  俗话说得好,没有机会,就要创造机会!

  ……

  停尸的殿堂中,陈一凡垂眸看向跪在灵前的敖泠鸢。

  其实,他已经等了半晌了,等敖泠鸢的情绪先平复一下。

  直到此时,看她情绪平复得差不多了,才出声问道:“你想给龙母报仇吗?”

  “报仇?”敖泠鸢惊愕的抬头看着陈一凡,一脸的疑惑。

  他这是什么话!龙母是病死的,找谁报仇去?

  陈一凡抬手一挥,法力如同星云散布,面前的棺材变得透明起来。

  其中龙母身上的伤口,格外显眼,还有那套染血的衣服,竟都还套在龙母身上,就这样,被塞进了棺材中。

  “不!怎么可能?”敖泠鸢震惊的起身,直接向着棺材扑了过去。

  “我不信,父王明明说龙母是病死的。”敖泠鸢摇头道。

  “这是幻术!这是幻术,对吧!你到底有什么目的?”敖泠鸢不惜对陈一凡质问道。

  “你就这么……不信我?”陈一凡有些失望的看着敖泠鸢,尽管知道,这件事对她来说有些颠覆,有些难以接受。

  可没办法,还是会因为敖泠鸢的态度而失望、失落!

  “抱……抱歉,我不是这个意思,我只是……有些接受不了。”敖泠鸢道歉道。

  “父王他没理由啊,他为什么骗我?”

  敖泠鸢喃喃自语道。

  陈一凡走了过去,将手搭在棺材上。

  “你干什么?”敖泠鸢抬手按住了他的手,怒视他问道。

  “你既然怀疑是幻术,打开看看,不就行了吗?”陈一凡回答道。

  敖泠鸢抿着唇,不自觉的,五指渐渐缩紧。

  她踌躇,未能见龙母最后一面,她已经够自责,够懊悔的了。

  如今,还要掀开龙母已经钉好的棺材查看尸体,未免——太不孝。

  她做不到!

  “龙有万年寿,但仍在生死簿上,如果你无法决定,我们可以去取生死簿来一看。”

  “若龙母寿限未至而横死,绝不可能是病死,而是他杀。”陈一凡叹了口气,抽出手,将敖泠鸢揽入怀中,低声建议道。

  “这生死簿,又岂是你我说查就能查。”敖泠鸢却是苦笑,摇头道。

  地府的势力,比如今没落的龙宫可强多了。

  东海龙宫,就只掌人间东海,可地府,掌有地界一界之地。

  那酆都大帝,到了天庭,也只降玉帝半级,两人可以平等讨论议事。

  可龙王,龙王在天庭算什么?

  呼之即来,挥之即去的仙臣罢了,就是个管天气管降雨的。

  甚至,一些河龙王、井龙王,要是不尊旨意,降错了雨量,那都是要罚的,重则拉上斩龙台!

  更别提她区区一龙女,还想去找酆都大帝要生死簿,只怕是有去无回。

  陈一凡见状,不由得调侃道:“上次,你都敢去地府要我的魂了,怎么不敢要生死簿?”

  陈一凡的魂根本不在地府,她去地府要一个不存在的魂,那就是无理取闹啊!

  这都不带怕的,还怕要个生死簿?

  “你怎么知道?”敖泠鸢闻言,却是皱眉,抬头对陈一凡问道。

  “额……咳咳,你知道,我是修士嘛!”

  “虽然魂魄离体,多少还是有些感知的,最近渐渐想起来了。”陈一凡眼珠转了转,解释道。

  敖泠鸢此时心烦龙母的事,也没有多想,只说道:“那岂能一样?”

  “每天去地府报道的魂魄不知道有多少,可这生死簿,只有一本。”

  “虽有判官阎王,可召出生死簿投影查看,可那判官阎王,也不比酆都大帝好对付到哪里去。”

欢迎大家访问:毛豆书屋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mdshu.com/book/45987/1214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