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我不能告诉你们计划的全部,只能告诉你们,此次我们执行的计划王爷称为郁金香计划。

  虽不知道后来人会不会再现我们的壮举,但绝对是前无古人!没有人像我们一样,实行过如此壮举,这么点人,用不动刀兵的方式,撼动一个国家,如果我们成了,绝对会名留青史!”

  老宅院子,二十来人集合在此。包括方新,魏雨白,严申,张望等一众起芳挑选出来的精明商贩。

  起芳站在众人前,高声的做最后的动员。

  “我们这些对付的是一个国家,整个夏国!

  可能你们会觉得不可思议,世人会觉得闻所未闻,是不是傻了。但王爷说过,无论什么事,总要有人敢为人先,敢迎头而上!第一个做的,无论成败都是最可敬的,后来者再好,历史也只会铭记第一个。

  我们这些人,就是要让整个夏国天翻地覆!

  事情才是开端,可在我起芳手下做事只有一个要求只许成功,不许失败。”

  众人静静听着,不由得握紧拳头。

  起芳觉得时机已经到了。

  方新整理的情报表明,如今不只是兴庆府,整个夏国都开始慢慢传开,这些事。

  慷慨激昂的鼓动之后,郁金香计划最重要的一步开始了。

  .......

  起芳小心翼翼的权衡,做了另外的安排,这次北上,不能再像上一次,她挑选张望为首的五人负责,带了五十件琉璃器,这些琉璃器都是小件,晶莹剔透,明亮透明如水。

  另外还有严申带领的五十人新军装成保镖护卫北上,因为在这样一夜暴富的事前面前,人性是最经不住考验的。

  (如长春君子兰泡沫事件中就发生过大量刑事案件,弟弟为抢一盆君子兰杀姐姐之类的。荷兰郁金香事件期间也社会秩序大乱,不只是多数人都不劳作疯狂炒某样商品,还因为人为财死鸟为食亡,面对这样的暴利,人性禁不住考验)

  “这些宝贝这样卖给那些西夏人,真是便宜他们了。”张望摇摇头,可惜道。

  “不急,有他们好受的。”起芳肯定的道。

  “这一次除去买卖货物,还有一件事要与夏国人说清楚,那就是下次到货之时。”旁边的方新开口道。

  众人看向他,起芳问道:“为何?”

  “有个时限,他们才会盼着,有盼头就会不择手段。”方新很肯定的道。

  众人相视一眼,不太明白,起芳想了一下,点点头:“那好,照他说的做。”

  下午,万事准备妥当,众人带着货物,在严申等新军将士护送下开始北上,一如同一支不大不小的商队一般,看起来和普通商队没什么区别。

  这一路本没太多危险,因为大路来来往往都是从景国进入夏国的商队。

  ......

  没藏盘隆本是没藏氏的一名旁系子弟,虽然是旁系,不过还是靠着家中关系谋了个巡城小吏的差事,平时占点小便宜,还有俸禄,虽不是多富裕,娶妻生子,还算过得去。

  没藏家发家不过三代,原本也只是个小族,靠着收一些地租和买卖牲口过日子。

  后来族中的女儿被上代先皇巡城时看上,成为皇上私密情人,其哥哥被提拔为夏国大将,从此没藏家就兴起了。

  不过那些都是本家的事,他们这些旁枝末节的亲戚,能靠着人脉某个差事做已经不错。

  没藏盘隆一边无精打采的巡城,一边听着耳边人们都在讨论“夏国琉璃商”的事,现在这事已经说得满城风雨,男女老少,街头巷尾,晨曦黄昏,都在谈论这件事情。

  什么一两买来的景国琉璃器卖了五千两,五百两买来的脱手上万两,用十两的琉璃器贿赂相国得大官,总之各种传言,从未停歇。

  这几天还有越来越多起来,甚至有人亲自去找人求证,人家也承认了。

  可他偏偏不信,天下哪有这等好事?

  “听说城南外找到景国琉璃商人了......”

  “快快快,小声点!”

  身边几人匆匆跑过,看着这些人,没藏盘隆心里不屑,对随行的兄弟道:“你信不信他们说的景国琉璃商人?”

  兄弟点点头。

  “这你也信!”他不可思议看着自己共事好多年的兄弟。

  “信啊,这事已经说得沸沸扬扬,怎么可能是假。”

  “哼,肯定都是道听途说,我反正不信。”没藏盘隆摇摇头。

  两人边说边顺着街道巡逻,一路上兄弟给他说了这几天各种奇闻异事,关于景国琉璃的各种传说,他还是不信,除去事情太过离奇,其实他心中还有一些隐晦的焦虑。

  人不怕过得不好,只怕别人比自己还好。

  他身为巡城小吏,虽比上不足,但比身边许多人都活得滋润,加之手中有刀,说话自然硬气,也经常盛气凌人,用高高在上的姿态与众人说话,乡里邻居,平日都是如此,虽没做过什么太过分的事,但行事霸道总是有的。

  可如今居然告诉他,只要运气好,就能家缠万贯,就能一夜之间飞黄腾达,站在他头上!

  他当然不安!

  此事若是发生在他身边的人身上可如何是好!

  近日街坊邻居都开始讨论这事,还让家里小孩没事也去到处碰碰运气,能不能遇上什么景国琉璃商人。兴庆府就那么大块地方,如果到时真成了怎么办?他要怎么去面对突然变成贵人的贵人......

  这些事他都不敢想,所以也打死不认,一口咬死不可能有这样的事,极力去否认。

  不管旁边的同事如何跟他说各种事情,他总能找理由否定,心里不安却不断加重。

  面对即将到来的巨大变化,最怕的是当前团体的利益即得者,因为改变可能使他们的优势地位从此失去.......

  没藏盘隆就是这样的人,他平时占着身份吆五喝六,为人霸道,对街坊邻居多有不敬,如今听说这样的事,哪会不害怕。

  要是街坊邻居中有人突然成了腰缠万贯的贵人,那他该如何面对?

  不过无论他如何不想,世上永远是穷苦人多,人人都有一夜暴富的梦,一路上到处有人在谈乱这事,时不时有人在茶楼或者街中吆喝,“哪哪又发现景国的琉璃商”,瞬间吸引大片人目光,然后三五成群奔着那方向去了。

  没藏盘隆大骂几句,根本没人理他。

  “狗娘养的!”他气得大骂,对着地上吐口水。

  好在这几天来,虽然说得风风火火,但其实根本没人找到什么景国商人,一个都没有,很多人也怀疑起这事来。

  这是个好兆头,只要继续保持,迟早有一天,人们都记不得这茬,他没藏盘隆还是街头巷尾一霸,依旧可以过他的逍遥日子。

  这么想着,他对同事道:“走,找地方喝上两斤,我请客。”

  同事高兴点头,天正热呢,两人找了一处酒楼,坐下就吆喝着让人上酒和肉,见官差来,店家不敢怠慢,连忙就上来。

  二人边吃边谈笑,正潇洒快活时候,外面突然传来杂乱的声音,店里人纷纷往外看,没藏盘隆也好奇看了一眼,只见有些人行色匆匆往城南方向跑,络绎不绝,什么也不说,一个劲跑,别人问话也不答应。

  街边许多人都好奇看着,指指点点。

  没藏盘隆不是草包,他马上察觉此中不对,拿起刀就下了楼,留同事兄弟自己在楼上吃喝。

  来到楼下,街边已经汇聚一些人,还有人不断往城南赶,没藏盘隆抓住一人就问:“你跑干嘛!”

  那人本不说话,他一亮刀,被吓一跳,终于小声开口道:“官差大人,别动怒别动怒,我说,是夏国琉璃商人来了!”

  “哼,就是你们这些人,每天都是这样的鬼话!可每回都不见人。”没藏盘隆斥责。

  那人小声道:“这次是真的,我是家中亲戚带来的话,绝对是真,去晚就没了.....”

  没藏盘隆一愣,回神时那人已经匆匆跑远了。

  城南,真的?

  他心跳加快,也连忙往城南跑,顾不得其它,慢慢的一些人不明所以的人也跟着追上来。

  ......

  等到城南的时候,远远的他就看见进城左拐后的小巷子里,已经被众人团团围堵,里里外外数不清的人,至少好几百上千!

  他心头一跳,难不成这是真的!

  没藏盘隆仗着体魄,挤入人群,众人见他一身官差服,也不敢顶撞。

  就这样,他挤到最里面,结果发现里面搭起一个不大不小的木头台子,上面站着一个留全发的景国男人。台下里外两圈,几十个身材彪悍的汉子,看来是打手,这景国商人不简单,不是他惹得起的。

  再一看周围人,好几个人手里的捧着晶莹剔透,澄澈如水,漂亮得让人挪不开眼的琉璃器!

  没藏盘隆心里巨烈震动,呼吸困难,真的,这次是真的!

  传说的事也是真的!真的有景国琉璃商人,真的能一夜暴富,腰缠万贯......

  只听到上面的景国商人说了一句他听不懂的话,他身边的人马上翻译成夏国话:“我们老爷说的是‘感谢大家的爱戴,但是我们的货都是精品中的精品,所以数量有限,今天带过来的五十件已经被大家买完了’.......”

  没藏盘隆整个人顿时垮下来.....

  心思百转,他越想越是乱成一团,眼睛死死盯着周围人手中晶莹剔透的琉璃器,白花花的都是一堆堆的银子.......右手已经不知不觉抚上刀柄。

  每件几千两啊!只要几件,就够他荣华富贵一辈子......

  可.....这是杀人,在兴庆府内杀人劫祸,也是死路.......

  或许......可以贿赂本家,可以把抢来的东西拿一些贿赂本家,对!本家在皇宫得势,有势力,说不定他抢了还有一条活路.......

  他越想越多,越想越多,腰间的刀已出鞘半寸!

  就在这时,台上的人接着用夏国语说:“我知道大家都想第一时间买到,但我们的货每个月都十分有限。不过为了夏国的治安,为了到下个月不发生今天一样哄抢的事,我们想出一个办法。”

  没藏盘隆这才注意到,旁边的地方还有血迹,显然之前已经动过手了,看来是因为有人急着买,发生哄抢,最后是景国商人的打手镇压下来,也正因为这几十个高大威猛,腰间带着刀的打手,这些人才不敢轻举妄动。

  额头顿时冒出冷汗,还好他没动手......

  没藏盘隆不着痕迹放开刀柄,心里也微微送口气,还有机会,景国商人说了下个月还来。

  他抬头专心听景国商人说话,心里下定决心,决不能错过下次,还有机会,他还有机会一夜暴富!

  景国商人说的他听不懂,但每次说完,他身边的人都会用夏国语说一遍。

  “我们想到的方法就是玄铁令。”他旁边的人说,景国商人从袖口拿出一片黝黑而有光泽的好看铁片,上面刻着众人看不懂的汉子,大小只有两指宽,三寸左右长度。

  “这就是玄铁令,它十分坚固,刀和斧头砍不开,火也烧不坏,我将它们每块半两的价钱卖给诸位,而且每人只一块,对于诸位来说,这只是小钱。”

  “那他有什么用?”没藏盘隆着急的问。

  众人也纷纷表示好奇,看向景国商人。

  景国商人一笑,开始说起来,大家听不懂,只能等着旁边人翻译过来说。

  “它的作用是,下月我们到的时候,凭手中的玄铁令可以优先向我们买琉璃器,而且只要持有玄铁令,我们保证每件只卖五两!”

  瞬间,台下一下子炸开锅,众人高呼着要买,一个劲的往前冲,结果被拦住。

  那夏国商人开始出售玄铁令,站在前面的没藏盘隆激动不已,以为他站在最前面,作为最初几个人买到这冰冷,厚重的黝黑小铁牌。

  交钱拿货,入手瞬间,他仿佛捧着万两白银。

  激动得牙齿打颤,用衣襟裹住,死死护在胸前,不要命的冲出人群,一路满头大汗奔回家,关上大门,进入正堂,又关上堂屋门,这才瘫坐地上放心下来。

  大口喘气休息一会儿,他连忙找俩锄头锤子,在屋里墙角打了个洞,将玄铁令用手帕裹起来,埋在下面,整个人也瘫软下来。趴在墙角傻笑。

  等到下个月景国商人再来,到时候他就是有几千两的富贵人了!

  ......

  慢慢的,他突然想到个更加大胆的计划,如果.....把别人的玄铁令买过来呢!肯定有人急着用钱,只要多给,就有人乐意卖吧。

  这么想着,他连忙起身,在屋中妻子的首饰盒里找来要是,打开床头柜子,翻找了一番,里面只有二百余两左右,这是他这些年的积蓄,不过妻子的首饰能值很多,家里的家当,各种家具,也值很多,这算下来至少有四五百两。

  这玄铁令有一个等到下个月就能赚几千两,那有的越多,也就赚的越多啊!

  如果他能再买到三个以上的玄铁令,等到下月景国商人一来,他岂不是有上万两的收入!到时就真是腰缠万贯,富贵几代人了!

  没藏盘隆想着想着大笑起来,眼睛发红,整个人激动得颤抖,他真的发现一条简简单单就能发大财的路子!

  显然,这么想的不只是他一人.......

  .......

欢迎大家访问:毛豆书屋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mdshu.com/book/40997/580/